新闻资讯
煤炭价格一路狂彪煤炭企业业绩陷入亏损

来源:陕西聚力采矿设备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0-08-03 点击次数:

     煤炭价格一路暴跌,煤炭企业的业绩普遍陷入亏损。今年前三季度,20家大型煤炭集团的净利润为-105.59亿元,而只有7家煤炭公司保持了少量利润。同时,20家煤炭企业的应收账款也超过1亿元,资金链紧张。

     目前,50多亿吨的巨大产能已使煤炭企业倒闭,产能过剩是煤炭行业疯狂投资的背后原因。经过多年的两轮大规模投资,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3万亿美元进入煤炭行业,煤炭行业也从暴利到受害者。

     但煤炭公司的出路是什么这仍然是一个很难找到的问题。

     煤炭工业发展的黄金十年吸引了十几个行业在这一领域投资。从那时起的八年里,煤炭开采和选择行业固定资产投资达到了3.1万亿美元。

     资金流入煤矿建设的后果之一是整个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包括在建产能。目前,我国煤炭生产能力已远远超过50亿吨。同时,随着近几年大量煤炭生产能力的释放,市场供过于求的压力日益加大,煤炭企业也逐渐崩溃。

     平安银行能源与矿业部研究中心主任周泰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今年和每年两次大规模的煤炭资源整合促进了固定资产投资的快速增长,同时由于当时对经济改善的需求不断上升,煤炭价格也随之上涨。因此,大量资金涌入淘金热,但目前煤炭企业的巨大亏损根源在于产能过剩。

     因此,煤炭行业普遍寻求突破围困,自救。煤化工行业被普遍认为是煤炭企业改造的首选。然而,煤化工的发展一直困扰着巨大的资金投入、不确定的回报、产能过剩、环境污染等问题。伴随着原油和天然气等国际能源价格的下跌,新煤化工行业对煤炭的需求也令人担忧。

     煤炭企业的出路在哪里

     这两轮大投资突然进入煤炭市场,一度烟草、房地产、设备制造业等十几个不匹配煤炭行业进入投资,多年来,资金的流入也令人惊叹。

     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一份报告,过去一年,中国采煤和选煤业固定资产投资累计达到3.1万亿元。

     这一年,整个煤炭行业不景气,国家政策限制了固定资产投资,但由于小煤矿太多,今年出现了第一个转折点。

     周泰说,2000年,中国第一次开始资源整合,大量小煤矿被关闭,造成两个方面的结果:一是大量煤矿开始被迫进行技术改造,投资开始增加;二是供求萎缩,供需格局由松散转为紧张,但同时经济好转和需求上升,导致煤炭价格上涨,利润增加。在此刺激下,大量资金投入煤矿建设。

     年度经济危机后又出现了又一轮大投资,山西、贵州等省先后进行了煤炭资源二次整合,促进了投资量的再次上升。

     以全国煤炭产销排名第三的陕西为例,省内煤炭投资也是一个时代的见证。榆林是陕西煤炭经济的第一大贡献者,其煤炭产量去年达到3.39亿吨。甚至,玉林和内蒙古鄂尔多斯、山西朔州也称中国的煤炭金三角。

     目前,榆林管辖的神木、阜谷、衡山、榆阳等四个地区都有煤矿。榆林虽然在上世纪90年代发现了煤田,但审批手续也很简单,但由于煤炭市场非常低迷,煤炭不能出售,而且一直亏损到年底。今年左右,全国其他煤炭市场也开始出现逆转。神木地方煤炭企业表示,年度煤炭市场可以充分显现,最直观的是,煤矿业主基本上都在开车,年复一年,这三年是榆林煤炭发展的高峰期。

     即使年度金融危机给大多数行业带来了沉重打击,煤炭行业还是幸运的。榆林煤炭产业处于初级阶段的基础上,到了一年到三年,当地煤炭市场正处于一个完全辉煌的时期。这一时期创造的黑色黄金财富吸引了无数的资本进入,试图从中分得一杯羹。

     当时这一边的资金,从这个项目中可以看出,当时几家大银行都派了很多人来,他们一听说公司设立了一个项目,路线就被批准了,银行的人来了,所有的贷款很快就可以到位了。每个人都知道煤矿在谋利。张先生是榆林一家大型国有煤炭企业的成员,他至今仍记得那一次.

     从牟利者到受害者的巨额投资所产生的煤炭容量也是惊人的。目前,全国煤炭生产能力约为40亿吨,建设能力约为11亿吨。然而,建设前产能问题凸显出,根据我国煤炭消费情况,3亿~4亿吨煤炭产能建设提前完成。

     十几个行业的企业在煤矿上投入巨资,建设了庞大的生产能力,使煤炭市场供过于求,导致全社会连续30多万吨的库存,因此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煤炭市场将提前消化煤矿建设能力,消化库存,实现供需平衡将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路耀华说。

     事实上,近几年来,我国煤炭行业固定资产投资保持了较高的增长速度,达到了今年的最高点。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全年国内煤矿洗选投资总额为一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百分之二十五点九,同比增长八十二万元,增长速度下降,但也比去年同期增长百分之七点七。

     与此同时,国内煤炭价格自今年第四季度开始走下坡路,并在今年5月跌落悬崖。

     虽然严重的产能过剩也促使国家调整煤炭投资,但实际效果并不理想。张先生说,在国家对上马煤矿进行了最严格的控制和不允许的那一年,玉林批准了1亿吨具有生产能力的煤矿。

     大家都在找钱,当时一吨煤有一百二十元的利润,为什么不做呢五百万吨煤矿是每年五百六十亿美元。在那个时候,我们只是这么简单的解释。在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和大型煤炭集团都愿意这样做,整个市场都无法阻止。张先生说。

     然而,今天,煤炭公司不再是迅速扩大产能的受益者,而是受害者。据山西、陕西、内蒙古、山东、安徽、江苏、四川、东北等省25家大型煤炭企业集团的业绩统计,今年前三季度只有8家企业实现盈利,但利润微乎其微。与去年同期相比,降幅高达92.78,其他5家煤炭企业的净利润也从正转为负。

     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统计,今年1-8月,全国煤炭行业利润下降46%。去年同期亏损5%,大中型煤炭企业亏损近70家。5%一些煤炭企业经营难度较大,部分企业的减薪问题依然突出。

     从今年年初开始,很难找到出路,中国煤炭投资下降,煤炭开采洗涤业固定资产投资1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2.今年前9个月,煤炭采选行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为1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3.8%。

     投资下降的根本原因是,在当前价格下,整个煤炭行业基本上处于亏损或小利润状态,短期内难以改变。所有企业都压缩了投资计划,大型企业也从投资煤矿转向投资煤化工、电力等消化现有生产能力的领域。

     目前,山西在建产能3亿吨,停建1亿吨,剩余2亿吨也低于原计划;内蒙古目前计划建设5亿吨生产能力,但实际停产90%以上;陕西计划2亿吨,基本不建设;山东今后不打算建设新生产能力。周泰还预计,今年后煤炭行业的投资将进一步下降,今年前不会出现显著增长。

     此外,记者还通过采访了解到,除了内蒙古以外,没有多少煤矿得到投资和建设,因为近年来建设的煤矿融资比例相对较高,即使没有盈利,但也会产生现金流量。

     山西某煤矿企业的一位人士说,大型煤矿已经不能再发展了,现在没有利润,是负担,但是已经投入生产的煤矿基本上是不能停产的,基本上银行贷款,如果生产不停止,也可以继续卖煤,也可以继续卖煤,还可以继续卖煤,退息走下坡路,一旦生产没有收入,银行马上就来要求开户,而那些依靠私人贷款发展的私营煤矿更是难上加难。当它停止的时候,一群债务人来到门口要求债务,所以在这样的时候停止生产就更不可能了。

     然而,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年仍是煤炭投资最集中、规模最大的三年。根据煤炭投资和建设周期,我国煤炭生产能力将在年内陆续释放,甚至可能在年内达到高峰。因此,在电力、钢铁、建材等行业煤炭消费逐步下降的情况下,煤炭企业必须找到一条更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

     事实上,从目前的投资方向来看,发展煤化工已成为大多数大型煤炭企业的首选。

     以兖矿集团为例,今年前三季度该集团实现营业收入859.9亿元,但净利润仅为1.42亿元。母公司股东纯利5.21亿元,年末债务总额1亿元。然而,这并没有阻碍其对煤化工发展的热情。

     陕西兖矿集团陕西未来能源公司榆林煤炭间接采油示范项目从取得路轨到正式批准历时8年。该项目是兖矿集团一期煤油生产项目的第一条生产线,总投资160亿元。兖矿集团试图通过这一煤油项目将榆林和鄂尔多斯的兖州煤矿资源连接起来,力争上半年实现生产。

     然而,资金投入巨大、回报不确定、产能过剩、环境污染等问题一直困扰着煤化工的发展,兖矿集团的煤油项目也不例外。另一家不缺资金的神华集团,因资金不足,一再推迟陕西榆林循环经济煤炭综合利用项目建设,总投资1亿元。甚至大唐发电(91.SH)也选择出售所有煤化工资产,退出煤化工行业。

     香港富集团黑色产业首席分析师张志斌告诉本报,过去两年煤炭生产能力将陆续释放,但国家战略性传统能源需求比重继续下降,加上原油、天然气等国际能源价格下跌,新煤化工行业对煤炭的需求也令人担忧。

     煤化工产业很难实现lsquo;突破煤价更差,也意味着煤炭下游利用道路不能扩大,因此可以确定未来煤炭需求增长有限,但产能正在释放,这是对煤炭价格的长期压力,煤炭企业在未来可能面临比现在更大的压力。张志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