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煤炭供给有望重新恢复煤价仍有下行空间

来源:陕西聚力采矿设备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0-08-01 点击次数:

     年初以来,煤炭价格持续下跌,行业亏损严重。自8月以来,国务院出台了一系列提高煤炭企业盈利能力的监管政策。为了了解生产限制、资源税改革和恢复进口关税对煤炭价格的影响,笔者最近走访了山西、内蒙古等多家煤炭炼焦企业,并进行了实地调查。

     高成本的矿山已经处于半停产状态,贸易商的业务规模普遍缩小。宏观经济疲软抑制了煤炭消费需求,煤炭价格继续走低,部分私营煤矿主要产区已基本处于半停生产状态。为了降低劳动力成本,维持正常运行,企业一般采用分阶段开工的生产方法,以保持供需之间的弱平衡。7月底,发改委颁布的限制生产政策对神华、中煤、同煤等企业的影响很大,但对中小型煤矿的影响很小。即使是大型煤炭公司也被限制在一些小型、高成本、严重亏损的矿区生产和关闭。

     在需求萎缩、内外部煤炭价格差异严重的环境下,进口煤炭商普遍出现亏损。由于一些沿海电厂和钢铁厂最初设计了进口煤锅炉,进口煤炭仍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由于考虑到资本安全和市场环境,交易者严格控制风险,交易量普遍开始萎缩。据山西省一家物流公司估计,全年煤炭贸易量约为400万吨,比去年的700万吨大幅下降。

     山西煤矿一体化后遗症突出,蒙古煤炭运输仍然受到铁路运力的制约。近几年来,山西省煤矿资源整合的市场环境引起了对整合矿山的高度评价。然而,资金主要来源于银行信贷和部分私人贷款,融资利率普遍偏高。同时,综合矿区的实际开采条件和储量与整合前有很大的不同,综合矿区的综合成本被变相推高。资金成本高,特别是在炼焦煤的价格构成方面。迫于偿还贷款的压力,煤炭企业没有希望减少产量,以避免破产的风险。

     在港口煤炭市场中,蒙古煤炭是煤炭的边际供给。在港口库存高的情况下,蒙古煤炭铁路对外运输受阻,煤炭企业库存普遍保持在较高水平。依靠露天矿成本低的优势,从泽克港和甘奇毛渡港进口蒙古煤仍占有较大的市场份额。西北地区土地成本相对较低,煤化工企业集中,可部分消化当地煤炭。但是,整个地区供过于求的情况并未得到缓解,煤炭企业库存居高不下,贸易商利润微薄。

     印尼煤炭仍免征关税,恢复关税对进口煤炭的影响有限。2000年8月,最后调整褐煤进口税率,以恢复3%的最惠国税率。然而,印尼仍有免收东盟煤炭的政策,即印尼煤炭进口仍为零关税。从今年10月15日起,其他类型煤炭的关税已经恢复到3%的≤6%,这对澳大利亚和南非的煤炭产生了更大的影响。由于进口煤炭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印尼煤炭占了很大的比重,其实际影响是有限的。一些交易商计划通过印尼转运澳大利亚煤炭,或将其与印尼煤炭混合,以避税。

     资源税改革政策落到实处,煤炭成本下降已成为必然。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日前发布了“关于实施煤炭资源税改革的通知”,明确指出,从今年12月1日起,我们将在全国实行煤炭资源税改革,同时清理有关收费资金。通过实地调查得知,山西省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被取消后,每吨煤炭税费成本降低了20元左右。从价格税征收资源税后,2%以下10%的税率与目前征收的税费相差不大,煤炭成本的下降已成为必然。

     综上所述,进口煤炭关税税率的恢复,实际影响是有限的。贸易商可以通过印度尼西亚过境以达到避税的目的。煤炭行业实行资源税改革后,煤炭企业的税收负担将得到有效的减轻,成本支持将被削弱。在早期阶段,受生产限制政策影响较小、处于亏损边缘的煤矿有望实现较小的利润,并有望恢复供应。目前供需之间短暂的疲弱平衡可能会被打破,煤炭价格仍有下行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