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发改委推出“稳煤市”五制度

来源:陕西聚力采矿设备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0-05-28 点击次数:

     2017年全国煤炭交易会于12月1日至3日在秦皇岛市举行,整个会议期间,取消产能已成为一个高频词汇。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伟良在会上表示,近期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超出了市场预期,但企业对煤炭市场要有理性的判断,煤炭需求没有增加,煤炭供应有绝对保障,要继续消除产能,就要坚定不移地下决心。政府也将在适当时候采取必要的控制措施,科学地掌握运力去除的节奏、布局和强度,使煤炭价格稳定在合理的范围内。

     同时,发改委出台了五项制度安排,为煤炭市场在低生产能力时期的健康发展提供制度保障,即276个工作日容量储备制度、减量化和指数交易制度、中长期合同制度、最低库存和最大库存制度以及遏制异常价格波动的长期机制。

     276个工作日容量储备制度

     2016年年初,全国煤矿开始在276个工作日的基础上重新确定产能。原则上,生产不安排在法定假日和星期日。在市场出现阶段性供应短缺的情况下,发改委可以允许合格煤矿在276至330个工作日内释放产能,从而保证供应。

     煤炭作为基础产业,投资大,周期长,生产能力必须保持一定的灵活性,否则需求来了,暂时增加投资建设煤矿,当然没有时间来满足需求。连卫良表示,在276至330个工作日内,约有6亿吨生产能力,相当于产能储备,使煤炭生产能力保持一定程度的灵活性,可以根据市场供求变化及时调整。

     近年来,在用户补充库存、冬季采暖需求、市场投机等多种因素的叠加影响下,煤炭价格分阶段上涨过快。发改委允许合格煤矿在9月底发放276至330个工作日的产能,并在11月份宣布,将把发放先进产能的期限延长至采暖季节结束。

     减少和交易指标的交换制度

     根据国家关于能力排除的有关规定,原则上从2016年起,新煤矿项目、新生产能力技术改造项目和扩能项目的审批工作,应当在三年内停止;确有必要新建煤矿的,由减员取代。

     连卫良说,严格控制煤炭总生产能力并不意味着没有必要调整结构,没有必要进行产业升级。减量化替代指数交易制度是保证总量不增加的条件下,促进结构优化和产业升级的重要措施,是以先进生产能力替代落后生产能力的可行途径。

     通过这一方法,一方面要为先进生产能力的发展留出空间,同时为落后生产能力的退出提供适当的补偿,真正让先进生产能力以市场化的方式取代落后的生产能力。连卫良说。

     中长期合同制度

     大宗材料交易采用中长期合同是一种国际惯例.过去,我国煤炭企业和需求方也签订了中长期合同,但由于定量不定价和缺乏相应的约束机制,在市场价格波动时难以严格执行合同。

     今年的中长期合同;定量和定价,不仅锁定了资源的数量,而且采用了灵活定价的基准价格加浮动机制。其中,煤炭供需企业通过谈判确定基准价格和浮动幅度,充分体现了市场经济规律,尊重了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

     为了提高中长期合同的执行率,有关部门也作出了相应的制度安排。11月30日,国家发改委和国资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市场监督和公共服务保障煤炭中长期合同履约的意见”,提出签订中长期合同、诚信经营的企业应优先保障资源和运输能力,优先释放先进生产能力,在同等条件下优先参与市场交易,加强主体信用建设。对信守承诺实行共同激励,对失信行为实行共同处罚。

     全国煤炭交易会期间,兖州煤矿、陕西煤矿、龙煤、宜泰、开路、冀中能源、淮南矿业、平山煤、阳泉、榆林能源、金能、六安等12家煤炭企业与电力、钢铁等主要用户企业签订了中长期合同。在此之前,山西焦煤集团和六大钢铁集团签订了炼焦煤中长期合同;神华和中煤能源与五大动力集团签订了中长期合同。

     最小库存和最大库存系统

     连伟良说,在供方体制改革中,发改委正在建立重要商品供应的基本制度,即以最低库存和最高库存为内容的企业社会责任储备制度。

     连卫良表示,最低库存是为了防止煤炭用户在煤炭供大于求、价格下跌时降低超低库存成本,从而扭曲需求,增加波动风险;最高库存旨在防止所有生产和供应方,特别是中间环节,在煤炭供过于求和价格上涨时囤积和增加供应,从而加剧供应紧张。

     例如,如果发电厂储存煤炭,它必须达到一个合理的水平,超过15天,而15天是最低的库存。但也不超过30天的水平,30天是最高的库存。连卫良表示,下一步是加强系统的清晰化和规范化实施。

     平息价格异常波动的长期机制

     连卫良说,联合应对煤炭价格异常波动,是政府、社会和企业共同促进煤炭行业健康发展,更加市场化、法制化的创新探索。促进煤炭价格在合理范围内运行,避免出现异常波动,符合煤炭及下游相关产业的共同和长远利益,也是经济平稳运行的必然要求。

     连伟良透露,国家发改委根据近期的工作实践,积极倡导和推动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和一些重点煤炭供应企业和煤炭使用企业,探索建立长期机制,抑制煤炭市场价格异常波动。下一步将指导重点煤炭生产企业和用户企业,通过签署谅解备忘录,确定承诺和措施,共同落实。连卫良说。

     连卫良说,上述五种制度安排是一个相互补充、有机联系的统一整体。如果我们在这五个体系中建设、利用好、发挥好作用,煤炭及相关产业将逐步步入长期健康发展的轨道。

     (完)